• 甘肃新闻|甘肃新闻报料|甘肃新闻中心
  • 【大山驻村见闻】进山方知情深

    发布日期:2020-08-15 20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【编者按】在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,记者唐大山来到金沙江畔的昌都市朱巴龙乡驻村。爱好文学的他看到了什么、听到了什么、有何感悟,《大山驻村见闻》将给你展示一幅幅康巴大地的发展变化图景,描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人们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。

    说起松瓦村,我总是不解,为什么驻村工作队不在村里,而是在乡政府设有办公室?这与驻村要求相差甚远。

    刘大山道出原委:“路,都是路的原因。”

    我有些不服气:“不是吹牛,高山峡谷中的烂路险路,我走过一些。松瓦村的路,难道不是人走的?”

    “我举个例子,马走山路比人强,在去松瓦村的路上,有些陡坡,它的前蹄不愿抬起。太陡了,马和人一样知道保护自己,如果硬往上爬,有可能仰面朝天摔下去。下坡的道理一样,总觉得自身重量就把自己推下去似的。”

    图为唐大山与刘大山(左)在朱巴龙乡政府合影

    “松瓦村工作队是我目前所知唯一不驻在村委会的工作队。上级知道吗?”

    “松瓦村是我目前所知唯一没建村‘两委’办公场所的建制村。上级当然知道,乡里打了报告,上级强基办特批松瓦村工作队在乡政府开展工作。”

    “去年作为驻村工作队的一员,你有没有去过松瓦村?”

    “去过三次。每一次都触目惊心。”

    “你叫刘大山,我叫唐大山,我们天天在山窝里工作,可说名实相符。别用夸张手法,客观叙述一下去松瓦村的情形。”

    “到了必须入户工作的时候,乡里派人送我们去松瓦村。车到山前没有路,村民骑着摩托来接。第一次去松瓦村时,我是蛮高兴的。正像你所说,我们的名字叫大山,却在这里见到了之前没有见过的大山。我想‘一览众山小’的心情,很快被摩托控制。磕磕绊绊的砂石路有四十多度的坡,我的经验是,要保证安全,最好紧贴骑手,或者干脆搂住他的腰。在那样的路段上,这一招不管用。骑手身子往前拱着,几乎趴在摩托油箱上,两腿叉开,不停地用脚蹬地。我明白,为了保持平衡,他不得不四肢并用,也算‘四驱’。我的身子往后仰着,双手用力抓住身后的钢架,使劲往后撑,勉强保持着身体不与摩托分离。我清楚人车分离的后果,与其说是有意识地抓握,不如说本能地保护自己。骑了不知多长时间,摩托在一处稍微平坦的地方停下来。我以为到了,终于扬眉吐了一口气。骑手见我不动,回头说一句,下车休息,不然刹车片会烧起来的。我的手脚不听使唤,‘四不驱’,一时竟不知怎样从摩托上下来。开始怕人车分离,后来人车居然不能分离。缓了两分钟,我歪歪斜斜地下了车,一看虎口,被勒得变了形、发紫。天呀,风景是好,这样的风景路我愿浅尝辄止。下陡坡用力的方向正好相反,我的双手紧紧拉住后座旁的钢架,身子还是往骑手压去。”

    Power by DedeCms